注册
凤凰男传奇

真实的上海滩风云:大上海黑帮百年的沉浮录


来源:凤凰周刊

正在租界当局为此烦恼的时候,一个法捕房的“包打听”——上海人对便衣探员的俗称——将这事儿麻利地解决了,他就是黄金荣。吊诡之处正在于此,由不是青帮门徒的黄金荣开创的青帮时代,被青帮门徒杜月笙亲手结束。

主祭者于右任缓缓走进事先搭建好的灵堂,许世英、王宠惠、张群、何应钦等陪祭者也鱼贯而入,张道藩、钱大钧、谷正纲、陶希圣等国民党军政大员紧随其后。杜月笙一生最讲究“场面”二字,如此身后哀荣,相信他必能含笑九泉。蒋介石为杜氏手书墓铭“义节聿昭”,但没有亲自到场。不过,据汐止市政当局的记载,“蒋中正于安厝礼乘直升机盘旋墓园,低回不已”。看来,蒋氏毕竟没有忘记这位老朋友。

巧合的是,就在六天之前,另一位“海上闻人”黄金荣的丧仪也在上海举办。八仙桥钧培里1号的黄宅,给吊唁的客人准备了九桌酒菜。可是等到深夜,也不过来了十七个门徒。黄氏盛极一时的一辈子,就这样冷冷清清地结束了。

这是1953年6月。杜月笙、黄金荣的去世和安葬似乎是一种象征,以向世人宣告,一个时代正式终结,从此,华人帮会在上海滩彻底消失,只留下一些半真半假的故事,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在民间流传。而今已是六十年后,这一抹余晖也渐渐地消失了。

广东人在上海

由于黄金荣、张啸林、杜月笙这三位“大亨”的存在,使得人们一说起上海滩的秘密社团,就会立即想起青帮。其实,在1843年开埠后的十余年间,上海势力最大的帮派,是来自广东的洪门,以及与洪门颇有渊源的、来自福建的小刀会。

按照《中英江宁条约》的规定,上海开放后,英国得以设置领事并驻于上海县城。但此时中英双方都没有相互交往的经验,英国人不愿进城,宁可在郊外的黄浦滩头向当地农民租地造屋,成立领事馆。清廷也缺乏外交人才,甚至拿不定主意,用哪一级官员来面对这些可怕的洋人。

上海县属于松江府,但府治很远,鞭长莫及。于是清廷命衙门在上海县城的苏松太道专理洋务,并兼任江海关监督。清朝的官员总是颟顸骄横,对英美法领事的请求往往“说不”,而一旦事情闹大、又卑躬屈膝,所求无不允诺。这种前倨后恭、前后不一的态度使外国领事和大班非常头痛,他们开始建议清廷在洋行的华人买办中选拔能吏,充任道台。

吴健彰就是这样一个人才。他是广东香山人,以外贸而成巨富,是广州最著名的商人之一。上海开埠后,他随美商旗昌洋行而来,并担任买办。吴氏长袖善舞,深谙官场三昧,其为人办事得到外商和朝廷的一致认可。加上他早已捐班候补道员,因此,清廷不久后即任命他为道台,驻于上海县城,专门处理与外滩那些洋人的交涉事宜。

当时的上海、松江、苏州等苏南重镇,虽然经济繁盛,工商发达,但由于清廷口岸政策的限制,缺乏外贸人才,所以此时络绎而来的,都是与外商打交道比较有经验的福建、广东人。上海县城人口六十万,其中闽粤人士就有十五万之多。

上海的广东人大多是外贸商人,安于现状,因此以粤人为核心的洪门在此少有响应。而驻沪闽人以船工为主,于是以底层民众为核心的小刀会刚于福建创立,其徒众就遍布上海。但随着刘丽川的到来,局面改变了。

和吴健彰一样,刘氏也是广东香山人。他早年在穗港的洋行工作,英语流利,善于交际。因为与外商的糖业生意,来到上海并留了下来。在香港的时候他加入洪门,来到沪上,发现广东同乡很多,就开始了秘密传道工作,不断发展会员,扩充团体。不久,刘丽川了解到,盛行于福建水手中的小刀会虽然和洪门没有组织联系,但其政治目标也是反清复明。他即以洪门驻上海领袖的身份,拉小刀会徒众入伙。此举虽然不怎么成功,倒也和上海小刀会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而且,经他的折冲樽俎,之前经常在闽粤人士之间发生的械斗也不复再起,两省旅沪侨民结成了紧密的共同体,并暗中奉刘氏为首领。

1853年初,十余万太平军从武昌沿江东来,水陆并进,连克名城。于是东南震动,各处地方官苦于正规军的防御兵力不足,纷纷组建团练以图自保。上海也不例外,在吴健彰的主持下,成立了以粤籍人为主的民间卫队。由于条件优厚,许多广东人远道而来参加这一雇佣军团体。

此举引起了上海本地士绅的恐慌。太平天国运动虽起自于广西,但骨干力量都是广东人,因此清廷蔑称为“粤匪”。如今这些团练都来自广东,万一和“粤匪”产生地域向心力,这可怎么办?但吴健彰不为所动,认为粤籍人吃苦耐劳,打仗只能倚仗他们。

上海士绅情急之下杯葛这个决定,拒绝缴纳为组训团练而摊派给他们的钱粮。太平军占领南京后,似乎对苏南没有进一步的战略攻势。既然局面不再紧张,又断了经济来源,吴健彰也就顺水推舟,解散团练。这些“退伍”雇佣军失去了工作,正在怨恨彷徨之际,被刘丽川迅速吸纳进洪门。因为,他在准备暴动了。

暴动的建议是由上海小刀会提出来的。当时福建小刀会已经在厦门杀官造反,树“大明”旗号,上海闽籍人准备积极响应,邀请洪门共同起事。就力量而言,小刀会比较强大,但威望则刘丽川稍高。而且吴健彰的亲兵卫队都以香山人为主,已被刘氏打通关节。因此,暴动以小刀会为主力,以“大明”为号召,首脑却是洪门的刘丽川。

从攻占上海县城开始,暴动坚持了一年多,期间闽粤两帮从没团结过。刘丽川俘虏了吴健彰,想因同乡之谊放了他,小刀会不同意;刘氏投书联系南京,想把旗号改成太平天国,放弃“反清复明”宗旨,小刀会不同意;到局面最紧张的时候,刘氏想服从外国领事的调解,弃械投降,小刀会不同意。后来,吴健彰在刘丽川的默许下,被旗昌洋行救出;向太平军求援,却被洪杨视为异端而不加理睬;因为重要助手被小刀会枪决,刘丽川最后也没敢投降。不过,广东帮、福建帮有一件事倒是达成了统一,那就是1855年的旧历大年初一突围的时候,一把火烧尽了上海县城,这座六百年名城毁于一旦。从此,上海华界只能依附于租界的卵翼下发展,再也不能独自存活。

郑家木桥小瘪三

清军攻克上海县城后,对闽粤人士开始了严厉的惩罚。除了残酷的杀戮和通缉外,每间闽粤会馆被摧毁,其先人坟墓被铲平,并对留在上海的闽粤商人课以重税——也就是说,清廷要把所有闽粤人都逐出沪上。从此,作为一股势力,闽粤人再也没有重新进入上海,他们留下的空缺,将由逃避太平军兵灾而来的苏州人和宁波人填补。

小刀会暴动对上海最大的影响,除了毁灭县城外,就是打破了之前“华洋隔绝”的局面。租界本来只有华人五百,都是些仆人杂役。小刀会暴动甫起,租界一夜之间就涌进两万本地人。其后太平军兵锋横扫苏南、浙北,当地绅商纷纷逃入原本他们不屑进又不敢进的“夷场”,租界人口暴涨至五十万,地价有上涨百倍之多者。租界内的官方行政系统——公共租界的工部局、法租界的公董局相继成立,警务处及下属巡捕房也随之建立。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郝健]

标签:杜月笙 帮会 上海滩

人参与 评论

资讯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