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闻] [ 地市] [ 人文] [ 旅游] [ 体育] [ 美食] [ 健康] [ 娱乐]
第十一期

淡然无极——书法家张天民

张天民先生书法作品大气飘逸,字如其人,书法大忌软筋柔骨之态, 生活之中的诸多苦衷皆于翰墨化为风骨,大节凛然、浩气纯正,超然而物外,让人感受到了张先生具有的人格魅力。

张天民简介

张天民 男,汉族,江苏扬州人,1946年生。

幼承庭训喜绘画,16岁学书法,后从刘忠、游寿研习书艺及古代文献、古文字。

书人寓巧丽于古拙厚后重之中,豪放而不失活泼,清健雅逸。

作品入选全国第一、二、三届书法篆刻展览,全国第一、二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览,河南“国际书法展览“及在日本举办的书法展览。

作品被收入《中国书法百家墨迹精华》、《古今书法选》《全国中青年书法作品集》、《国际书法作品精选》等多种书法专集。

发表书法论文20余篇。

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黑龙江书法家协会理事。

专访:淡然无极——书法家张天民

编者手记

以前只是听过说过张先生的名字,但都是一种片段式的传说。在传说中,张先生的形象是书法泰斗、黑龙江书法界的代表人物、且名气大、脾气大、学问大。不愿意会客,一脸严肃。先生古稀之年,我在丁先生的引荐下,斗胆推开了那扇门。

先生刚搬新居不久,房间很大,很巧的是,先生家中也是将客厅打造成书房,我在搬入新居之前,也如是设计,很多朋友来了之后,都说这种装修风格独特,不是一般家庭能够做出来的。先生家四周墙壁上的书架,留存着新旧不一的近万册的文史书籍,可以看出先生读书之持续且勤奋、进入晚年尚不辍耳。

屋子里面留一书案,放置笔墨纸砚、印章若干。书案上面有几册字帖,可见先生虽已古稀之年,仍临池不辍。

丁先生是张先生的弟子,书法造诣很高,在业界也颇有名气,本身也在单位担任要职,但对张先生毕恭毕敬,说话十分小心客气。丁先生简单介绍了我的情况,张先生得知我曾写过几册小书,近年来又把爱好转移到书法之上,先生开始劝我不要学书法,要把写作写好。或许张先生觉得学书本身是一个苦差,也许张先生在书法界多年,看透书法界的种种,不愿意再让一个后辈趟这蹚浑水吧。

我忐忑着拿出自己的一副隶书作品,请求先生指点,写的什么我已经忘记了,先生看后,或许是碍于情面,并没有直接批评,而是说我尚有写天分,尊古法、路子对,但缺乏功力,线条浮于纸面,写的比较“白”了,造成书法线条的表现力不够丰富。

先生把写字和骑自行车做类比,很形象的说了自行车行驶的轨迹并不完全都是直线,书法的线条亦是如此,行笔的过程中,高手能让毛笔和纸张的接触产生更富于变化的艺术效果。

当天,先生简单讲了他的学书经历,并拿出一册印谱示我等,我才知道张先生在二十岁左右的时候还对篆刻进行过研究,他说和一个同学,当时买了很多石头,准备大干一场,但因为锯磨石头的时候赶上天气寒冷,他们劳作过度,先生大病一场,不仅断了篆刻这一道路,也离开了他在中学教书的讲台。

书法讲求师承,我曾和朋友交流过,师承可以有两种,一种是和古人留下来经典碑帖学习,比如喜欢《石鼓文》,可以花费大量的经历研习《石鼓文》,并从《石鼓文》中得到益处,将来也可能以《石鼓文》为基础创作出自己风格的作品,那么《石鼓文》在这个意义上就是我们的老师了。另一种师承关系,就是能够拜一位名师。这个名师是真正懂得书法的老师,而不是仅仅名气大的老师。张先生年轻时期,书法发展尚未向今天这样普及而混乱,有幸他遇到了三位老师:他们是刘忠、游寿以及林散之。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