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闻] [ 地市] [ 人文] [ 旅游] [ 体育] [ 美食] [ 健康] [ 娱乐]

【城市会客厅】青年演播家于菲:用有声阅读作品篆刻时代声音

凤凰网黑龙江频道:对于每一个主持人或者从事传媒传媒行业的人来讲,都或多或少都对声音有一种执念,那您最开始对声音媒体产生兴趣是在什么时候?

于菲:我之前一直有一个习惯,就是睡觉之前看书,但是时间长了对眼睛就特别不好,感觉眼睛非常酸。我就想,如果能把看的这些书听到耳朵里,还能陪伴我入睡,这个声音又非常好听的话,会非常方便。我感觉会有很多人和我一样的想法,所以就萌生了做这件事的想法。

凤凰网黑龙江频道:那您最开始在做有声阅读的时候可能也会遇到一些难题,比如如何吸引受众,选题如何完成等等,那您最开始的时候遇到过怎样的难题?

于菲:最开始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其实没想这么多,当时有一款软件叫做荔枝FM,用它直接对着手机就可以录音,我只是想把我每天看的书录进去而已,没事的时候自己再听一下。但没想到当时的收听量还是蛮高的,能达到好几万(收听量)。正在我很陶醉这样感觉的时候,突然间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其中收听率特别高的一期节目,上传几个小时,它的收听量就达到了“10万+”。但很快这篇文章的原作者就通过微博找到了我,要求我把这期节目下架。我第一次意识到版权的重要性,所以之后,我就再不敢随便用别人的文章了,转而录一些自己或其它伙伴创作文章。

凤凰网黑龙江频道:那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把它从一个单纯的兴趣变成真正的事业来做了呢?

于菲:最开始我在兴趣的阶段我会把这些录音转发到QQ空间和朋友圈,就发现身边有好多人对这个感兴趣。有的人比较喜欢写作,有的人和我一样喜欢播音,还有的人问我“需不需要做后期?”,还有的人主动要求当封面模特。就这样,写手、主播、后期、美工、平模,就慢慢地丰富起来。但当时也出现了一个意外,我发现当时在百度上有人用我的网名“小草也菲菲”进行招聘,而且他的品类和我做的一模一样。于是,我开始意识到,我要把这个东西正规化。

一方面要给和我一起的小伙伴一个身份和交代,另一方面,我也想很好的去保护我们的作品。虽然当初起“小草也菲菲”这个名字的时候也是挺草率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已经成为了我和我的小伙伴的一个标签,包括现在我的微信的名字也是这个。大家一提到这个名字,就会问我:“你的那个小广播做得怎么样了?”,大家还都挺关心的。而且我周围的很多人,比如失恋的,创业受阻的,都来通过节目寻找一些安慰,还有很多人通过节目能掌握更宽泛的一些知识。这样除了满足我自己的一些兴趣之外,还有一些社会意义。

凤凰网黑龙江频道:那有没有一些陌生人,通过这些栏目成为了您的忠实粉丝?有没有一些比较创新的栏目受到大家的欢迎?

于菲:确实通过广播的形式,我和许多听众是没见过面的,但无形之间却建立起来一种信念。比如,我经常在微博上收到私信,大致内容是“自己遇到了各种问题,听过你的节目以后想开了,我要追求新的生活”,这也坚定了我的信心。

我也感觉到作为一个公众的IP,传播正能量有多么重要,因为大家会非常信任你讲的话。也就是接到了这些网友的反馈,我对我的这些专辑进行了细化,比如关于爱情类的,这个专辑叫做《不懂爱情》,事业类的《奔跑吧,少年》,还有亲情类的叫做《基因决定我爱你》,这样大家遇到问题后,就可以针对性地去收听节目,所以在这方面还是很感谢粉丝给我的不断反馈,能让我把这个事情做得越来越细化。

凤凰网黑龙江频道:其实很多人在做有声阅读的作品的时候都会陷入到瓶颈当中,虽然作品质量很精良,声音也很好,就是很少和受众产生反馈和互动,那您是如何与粉丝群体始终保持良性和密切的互动?

于菲:当时正好有机会在《喜马拉雅》这个平台得到了一部有声小说的版权,是由《时尚芭莎》来撰稿的,把当红的一些作家,比如严歌苓、韩寒等,每个人都收录了一篇文章,编纂了这本合辑叫做《唯有时间了解爱》。当时,我让我们的主播全员上场,让他们每个人都代表一个不同的角色,这样就有区别于之前我们听到过的那些只由一个人演播的有声小说,而且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我们团队的主播有来自各个行业的人,比如公务员、医生、学生、教师等等。因为这些非专业人士在表达情感时往往更真实,所以更容易走进受众的心里。这样的话,在干音的部分就相对比较丰富了,而且我比较珍惜能拿到这个版权的机会,于是自己也亲自拟了好多音效,那段时间我会去收集世间万物的声音来制作这个专辑,因为我觉得把这些音融在作品里,才能体现我们真实的生活,因此,这也算是我的一个得意之作。

凤凰网黑龙江频道:那您从一开始自己读给自己听,到现在读给这么多人听,您觉得从受众的喜好上,从整个新媒体的环境上,这些年您的创作历程在大背景下有哪些变化?

于菲:我最开始从做情感内容起步,到现在很多内容都是带有知识性的了,甚至是知识性和情感性相联系在一起。比如不久前上线的专辑《活该你单身》,这个专辑中就谈到很多人在感情中为什么总是找不到另一半,就把知识性和感情结合在一起了。现在各个平台的方向也都在发生改变,听广播的受众越来越多地从情感依赖转为知识依赖,可能大家觉得提高自己才是王道吧?所以我希望我们的栏目不光给大家心灵上的支撑,更能在一些知识上把大家全面地“武装起来”。

凤凰网黑龙江频道:那对于那些非专业的但还对这个行业充满兴趣的人,您在作品的创作、选题、内容把控等方面有哪些建议?

于菲:之所以现在的新媒体可以发展地这么快、这么好,就是因为人人都可以去做主播了。它不再像以前我们要求的那样声音很甜美,普通话很标准,而最最重要的核心标准是要有内容,所以要提醒这些声音爱好者,在创作这些东西的时候要想想能给大家带来一些什么内容,至于其它的东西自然而然地就会有粉丝来支持你的。在这里还是要特别去强调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内容的原创性和音乐使用的版权问题。

凤凰网黑龙江频道:那您在有声阅读的创作方面,在未来会有哪些发展规划?

于菲:有声阅读发展到今天更加强调有声付费,所以要更加专注于内容。当然,对于受众而言,能够明显感觉到的就是“想听到的内容需要花钱了”,但事实上还好,这个钱花得其实并不多,所以我们可能都要习惯吧,对于从事创作的人,要习惯必须不断地丰富自己,不断地丰富内容,并且接地气地传输出去,让大家更多地感受到知识的正能量;那对于听众来讲,也要习惯这种通过付费获取知识的方式。

凤凰网黑龙江频道:那其实很多事往往都是始于兴趣,限于意义,那您和您的团队投入了这么多的精力和时间在有声阅读的事业上,您觉得给您带来了怎样的意义?

于菲:其实我很感谢这个时代,科技发展到这儿,能让我们每个人都有机会去做主播,去表达自己所想,我觉得特别地幸运。它对于我来说,最大的意义莫过于,当有一天我老了,我把所有作品以时间来排个序,那它就是我这一生声音的回忆录,不只对于我个人,对于每一位写手和主播,都是他可以永久保留的一份回忆。如果说得再大一点,就是记录我们这个时代的声音,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究竟在想什么,看待事情的方式是什么,从这个角度看,我觉得还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