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闻] [ 地市] [ 人文] [ 旅游] [ 体育] [ 美食] [ 健康] [ 娱乐]
第十五期

柳成栋:地方史志的守望者

边陬远望外兴安,黑水无情割半边。最是伤心流泪处,几人还记旧河山?”,这是柳老昔年游历漠河北极村时所撰的边塞诗歌《北极村》。自八十年代正式从事省地方志研究工作,至零八年退休,柳老三十余载壮丽的年华都献给了地方志。长久从事地方史志研究的深厚阅历,也催发了他沉郁的家国情怀。说起当年极目远眺外兴安岭的画面,年逾古稀的柳老依然心潮澎湃:“看到外兴安岭草木葱茏连绵不断,可无情的黑龙江水已经把内外兴安岭分为两边,顿时泪如泉涌......

人物背景

柳成栋,晚字宇桁,笔名松驿,别号驿马山人,网名长铗归客,室名长铗归来斋。1948年7月生。黑龙江巴彦人。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毕业。编审。中国楹联学会名誉理事、《中华辞赋》特约编委、中华诗词学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曾任黑龙江省地方志办公室研究室主任、黑龙江省地方志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黑龙江省志责任副总编。现任黑龙江省诗词协会副主席,黑龙江省楹联家协会副主席,黑龙江省历史学会常务理事,哈尔滨市文史馆馆员,黑龙江北方民俗博物馆顾问,龙江讲坛、哈尔滨讲坛课座教授。主要著作有《长铗归来斋文稿》(诗文集)《长铗文丛》四卷(包括《方志论稿》《志馀漫笔》《诗论序跋》《诗词联语》);《长铗文丛续编》三卷(包括《退食吟稿》《志苑杂论》《志馀琐笔》),副主编《黑龙江通鉴》《黑龙江对联集成》等。

专访:柳成栋——地方史志的守望者

1977年,时年29岁的柳成栋对家乡巴彦县的一对牌坊产生了兴趣。出于对家乡历史充分了解的企盼,他开始翻检史志。撰写而成的《巴彦牌坊考》,发表在了《黑龙江文物丛刊》上,这也成为了他研究地方史志的起点。“古牌坊是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巴彦苏苏商佃人等为黑龙江将军依克唐阿、署将军齐齐哈尔副都统增祺所建的德政坊。”说起四十年前的研究成果,柳老依然能如数家珍般讲述每一个细节。而这样横亘时空的记忆力和专注度,在柳老看来却是再平常不过,“做史志研究的,要讲求资料性、连续性、科学性。汲取史料要经常翻阅,《黑龙江志稿》、《呼兰府志》要作为案头之书。不能说一字不落,但要知道每一篇的内容,需要时会随时找到”。

1980年,柳成栋从巴彦县图书馆被借调到县地方志办公室,开始从事巴彦县志编写工作。1981年,全省第一次召开县志地方编写研讨会,30岁出头的柳成栋在史志研究者中只能算是初出茅庐。他把自己查找资料的体会和编写纲目的经历总结后做了两次深刻的发言,得到了省地方史志研究会负责人的赏识。1985年,柳成栋从县地方志办公室被调到省地方志办公室。

初到省地方志办公室时,全省各县的地方志还不完整,当时的地方史志和有关史料并不完全一致,柳成栋为此做了诸多考证。从编写地方志到审定全省地方志,再到出版后编写黑龙江历史。这一路走下来,柳成栋对全省六十余县的历史沿革、行政建制、发展脉络有了无比清晰的了解。对于他来说,在浩瀚史料中发掘到黑龙江地方史志资料就等同于获得稀世珍宝。他曾在现国家第一历史档案馆翻检史书几个月,在《黑龙江将军衙门档案》中发现了《黑龙江通省舆图总册》。这本写于1864年的地图说明,详尽展现了当时黑龙江六座城市四周的山川河流,村屯部落,自然地理与人文地理颇为详尽。除了《黑龙江通省舆图总册》,柳成栋还从漫漫史料中发掘出《黑龙江志略》等三份方志,并整理出版《清代黑龙江孤本方志四种》,丰富了黑龙江史志资料,也使得珍贵方志得以重现于世。

柳成栋不仅行走在史料中,也行走于黑土之上、黑水之边。

兴凯湖边举目看,江东远望气如山。

谁人掠去半湖水?失却完瓯无日还。

在乌苏里江畔,他因孩童熟知黑龙江历史而鼓掌叫好,兴奋不已:

孩童堤岸打冰尜,三五成群忘哪家。

手指江东来客问,皆云自古属中华。

在2017年年末抒怀中,柳老写道,“回眸丁酉倍珍怜,归隐何曾安寝眠。谈史端阳留美誉,倾情黑水纂新篇。四番论讲齿犹锐,六载增删稿始全。作序为人苦犹乐,集成校罢泪潸然。”

放眼2018年柳老再添新作《戊戌迎春曲》:

退隐林泉整十年,方塘半亩砚当田。

一觥翰墨随心写,几部志书作史编。

看剑深宵挑灯起,观书拂晓忘晨眠。

乡愁萦绕连家国,夕照催人快着鞭。

三十余载史志情怀,柳老聊发的并非少年之狂,应为平生之“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