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男传奇

太阳岛西餐厅“米尼阿久尔”:一个时代的背影


来源:东北网-新晚报   

太阳岛上的“米尼阿久尔” “米尼阿久尔”的老房子 研究哈尔滨老建筑的民间学者刘延年,手上有一张“米尼阿久尔”西餐厅的老照片。这张老照片不是太阳岛上的“米尼阿久尔”,而是中央大街上的本号。照片上的建

 

太阳岛上的“米尼阿久尔”

“米尼阿久尔”的老房子

研究哈尔滨老建筑的民间学者刘延年,手上有一张“米尼阿久尔”西餐厅的老照片。这张老照片不是太阳岛上的“米尼阿久尔”,而是中央大街上的本号。照片上的建筑古色古香,似乎有一种文化的气息扑面而来。照片上的房子很洋气,房山的每个柱头上,都雕刻着一个漂亮的裸体女郎。这栋建筑的风格属于新艺术运动,建筑界人士至今认为,这是哈尔滨的经典建筑之一。

这个老建筑至今仍在,就位于中央大街58号,如今经营着一家时装店。曾经,它还是有名的哈尔滨摄影社。只是柱头上的裸体雕塑,在动乱年月被狂热无知的人砸掉了。岁月总是会留下一些谜团,留下许多遗憾。

刘延年说,“米尼阿久尔”是俄文“精美艺术品”的意思。由此可见,1928年开办“米尼阿久尔”茶食店的老板———犹太人E.A.卡茨的自信。当年的茶食店其实就是西餐馆。在如此精美的建筑里,喝上一杯新煮的咖啡,是一件相当惬意的事情。

事实上,这个西餐馆主要经营莫斯科风味的果子、咖啡,当然还有西餐。1928年,哈尔滨的洋风很盛。自1903年开办的中东铁路阿穆尔军区军官俱乐部西餐厅,给这个开埠不久的城市带来俄式西餐,中国人学做西餐是一种时尚。不但滨江关道衙门的膳长郑兴文要学做西餐,普通的厨师也要学做西餐。E.A.卡茨的茶食店雇佣的厨师人称“四大义”———王洪义、杨洪义、尤洪义和朱凤义,还有摆台的高手孟宪廷。那时侯的厨师把厨事当成一种艺术。

之所以直到今天,哈尔滨的老年市民依旧对“米尼阿久尔”难以忘怀,除了它的生命力比较顽强之外,大家怀念的是那个氛围,那份情趣。关于西餐馆的定位和档次,1934年出版的《哈尔滨和奉天》一书中,有这样的记载:“吃茶果子店米尼阿久尔,按莫斯科制果法制出的果子、煮的咖啡,独特的朝食、中餐、夕食,以及其他各种饮料,价格最为低廉。”

“米尼阿久尔”的变迁

刘延年说,早期的“米尼阿久尔”只叫了不足3年,这也是人们只记得太阳岛上的“米尼阿久尔”的原因。1939年,白俄经理布列斯,将犹太人卡茨经营的“米尼阿久尔咖啡茶食店”,与中国人经营的义顺合合并,并改名“维多利亚”。这个时候“米尼阿久尔”的老板已经是白俄布列斯,没有人知道E.A.卡茨何时离开中国,也没有人知道他最终的下落,E.A.卡茨留给了我们两座漂亮的建筑和一个模糊的背影。也没有人知道,两个合股的老板,为什么要把产业归在英国的女王名下。那一段时间盘桓在哈尔滨的外侨,英国人占很少的一部分,并且大多是从英国逃出来的犹太人。

茶食店一直经营顺畅,顺畅经营的茶食店没有留下什么痕迹。1938年以后,日伪实行配给制,各种物资严重匮乏,饮食业全部进入冰冻期,西餐馆一样门庭冷落。闲着没事的厨人,百无聊赖地看着餐馆前的矮树上,灰黑的麻雀起起落落。那时候城市里的麻雀,还可以看出背上的斑点,马家沟还是可以垂钓的清溪。

1945年,前苏联红军进入哈尔滨,在哈的苏联人大量增加,给俄式西餐打了一针强心剂,西餐馆开始纷纷恢复营业。那情景,似乎是蛰伏着的动物,在春天里还阳。有这样一个记载:1947年,全市共有西餐馆69家。这是西餐业的一次回光返照,比起三十年代的260多家,已经大为逊色了。较有名望的是马迭尔、马尔斯、大世界、新世界、紫罗兰等。有11家为外侨所开的餐馆,业主是苏联人、德国人、希腊人和波兰人。之所以提到紫罗兰,是因为此时已经没有什么“维多利亚”,维多利亚西餐馆被中国人卜大生接手,改为“紫罗兰西餐馆”。

“紫罗兰”凋谢之后,这里变成了著名的哈尔滨摄影社。活在人们记忆中的“米尼阿久尔”,已经被太阳岛上那个临水的小二楼而取代。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郝健]

标签:米尼阿久尔 太阳岛

人参与 评论

资讯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