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玄幻架空剧 要宏大开场还是由小渐大?


来源:新华网

近几年,说玄幻架空题材类作品是当下国产电视剧市场中最热的一个类型也丝毫不为过。从故事内容来看,玄幻架空剧算是最具有东方特色的剧种之一,它也最能展现中国人奇思妙想的宏大世界。

新京报制图/高俊夫

近几年,说玄幻架空题材类作品是当下国产电视剧市场中最热的一个类型也丝毫不为过。从故事内容来看,玄幻架空剧算是最具有东方特色的剧种之一,它也最能展现中国人奇思妙想的宏大世界。但是热门归热门,从这些年的发展来看,这个类型的剧并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甚至一直处于原地打转的状态。虽然在数量上呈井喷之势,可观众评分却越来越低,每一部玄幻架空剧似乎没有太大的区别,自身也难有突破,大都乏善可陈。

但是,以小说粉丝数量基础,再加上荧屏男女主角自带的话题和热度,玄幻架空剧自始至终保持着超高的人气,可观众的吐槽声也是一直不绝于耳。近日开播的猫腻同名电视剧《将夜》中,第一集开篇的世界观诗朗诵便引起了诸多观众的诟病。其实,从《蜀山战纪》到《择天记》,以及此前热度还未过去的《武动乾坤》和《斗破苍穹》,众多架空剧的第一集开场,基本不是十年前就是百年前,不是人魔混战就是三界大乱,用辣眼睛的特效堆出一场所谓的史诗般的悲壮战斗,顺便用旁白科普一下世界观背景。

至此,两种声音崛地而起。一个声音,来自于以观众为代表的剧评人。而另一个声音,来自以创作者为代表的编剧。关于玄幻架空剧的开篇世界观铺设是否有必要用长篇累牍的念诵?本篇将以一种圆桌的形式,由两个身份的不同视角博弈探讨。

玄幻架空题材剧的前几分钟为什么都是旁白?

剧评人视角

国产玄幻架空剧的巅峰时代要数2005年的《仙剑奇侠传一》,甚至是一代人心中的经典。十年前南诏国公审巫后的旧事在整部作品中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情节,而且也有效展现了拜月教主、酒剑仙等几个重要角色的性格特征。接下来,李逍遥与罗刹鬼婆的空中激战在当时多少还是具有一点视觉奇观意义的,既体现出了玄幻剧的独特性,也能够给观众带来新鲜感。但到了十多年后的今天,当年的视觉奇观早就沦落成漏洞百出的五毛特效,而且大部分世界观讲解都是故弄玄虚,和故事主线以及人物设置互不关联,对于整部作品后续剧情也没有任何意义。这种大段的世界观设定,为什么不能像游戏原作一样,通过故事情节娓娓道来,慢慢展开,而非旁白化朗诵般的讲解。不然,一部电视剧最重要的前几分钟就完全浪费掉了,等到主人公正式出场进入故事情节,观众的观看体验已经相当糟糕。

编剧视角

玄幻架空剧由于没有历史根基,便容易步入“悬浮”质感。要想使人物的塑造不会太过飘忽不定,它的世界观设定便一定要落地。为了实现落地,将一些大背景的介绍,全新世界的架构和规则制度直接给出,是最有效且最易操作的方式。只有前面的世界观铺开了,观众将新鲜的东西消化吸收了,才好去讲架空的故事。理解了这个世界的体系,观众才能理解人物的行为逻辑,以及人物之间的情感轨道。无法排除某些作品的世界观讲解是为了讲解而讲解,或太过用力而显得有些本末倒置,但如果开篇的世界观铺陈节奏度高,紧贴剧情,那么用这几分钟省去之后剧作里的很多解释说明,不失为一个高概念化的剧作技巧。

古装剧“架空”模式为何走偏?

剧评人视角

说到架空,诸如神话、童话、幻想乃至武侠叙事的世界观构建都具有一定的架空虚构。但是,虚构并非漫无边际的狂想。以武侠叙事为例,其中的盖世神功、灵修之境或为虚,但其“庙堂-市井-江湖”的世界体系并非妄言,更重要的是由江湖儿女们传递出的侠情大义确有扎实的民间根基。可惜的是,部分古装剧的创作者并没有反思以往古装剧“架空”模式为何走偏,反而选择在悬浮的故事“底板”上修修补补,欲以牵强附会的正能量符号蒙混过关。自从《仙剑奇侠传一》大获成功之后,大半玄幻剧都使用这个套路,以至于现在连武侠剧和历史剧都开始这么拍了。

编剧视角

中国古典四大名著的开篇皆有历史背景或神话故事铺陈。所以,这种写法可以说从明清开始,一直存在于中国小说的脉络里。这种影响深深地埋藏在中国文化的深处。因此,电视剧改编的时候,将世界观在开篇就阐述出来是告诉观众我讲的是历史上的哪一段时间,讲的主要是哪一个人物,视角又是从谁出发。

回到玄幻架空剧的创作,由于很多作品都有网文的基础,在改编的过程中便必不可少地保留原文既有的世界观叙述。而追溯源头,便是方才提及的古典小说。既然四大名著这么用过,那么在剧作上将其影像化革新使用,又有何问题?

我们能否像欧美奇幻剧从一个简单故事讲起?

剧评人视角

对比国外的奇幻架空作品,《权力的游戏》第一集,人家也是大格局,但是第一集,甚至第一季,全是从史塔克家族展开。以家为单位,以小人物为入口,再逐渐地展现出七个王国的纷争和尔虞我诈的权力游戏。《哈利·波特》从大难不死的男孩讲起,逐渐引出霍格沃茨的世界。而引发欧美奇幻影视风潮的《指环王》的开始也是宁静的夏尔小镇,然后才是精灵的会议,护戒小队的冒险,到了后两部《双塔奇兵》和《王者归来》,才告诉我们更多的中土世界观。

影视都是视觉艺术,成熟的镜头语言具有丰富的表现力,能够运用画面和镜头完成叙事应该是对一个影视制作团队的最低要求。冗长地介绍世界观的旁白,无疑暴露出编剧和导演在叙事能力上的缺陷。创作者放弃了画面的叙事能力,也就放弃了影视艺术的核心魅力。我们为什么不能向他们学习,从一个简单的故事讲起,一步步铺垫出整个世界呢?反之,铺垫一个大的世界,然后故事越讲越小,只能消耗掉观众的热情与期待。

编剧视角

这些大都是以名声在外的经典名著改编,而作为江湖地位没那么高的网文IP,从大部分平台要求来看,第一集都要展现大制作、大世界观,甚至是花费大量经费把第一集做好,让普通观众一来就看到一个大场面,从而留住观众,保住后续的收视率。

异世界的进入一直都是玄幻架空剧的关键情节,很多平台和资方对异世界存在误解,喜欢一上来就全景描述,怕观众不能接受主人公一点点揭开异世界的慢热故事。其次,从原著的写法来看,欧美奇幻文学和中国小说的确有些许不同,如果说影响中国小说至深的四大名著是从时间跨度大、叙事角度大的格局切入故事,那么大部分欧美奇幻文学则喜欢“由小渐大”。

《权力的游戏》的原著《冰与火之歌》中,“杀人魔王”马丁大爷采用的是视点人物写作手法(Point of view),不是上帝视角,每个章节都是以人物命名,在错综复杂的关系中理清逻辑和线索,张弛有度地展现出整个世界。史诗般的作品,是大爷十多年好莱坞编剧经历和雨果奖、星云奖获得者的积累,所以并非能一蹴而就。对于国内的编剧和求快的平台来讲,这个天花板实在难以企及。

而从《哈利·波特》来说,我们可以从影响其颇深的欧美奇幻文学另一鼻祖《纳尼亚传奇》发现问题的源头,该系列的第一部《狮子、女巫和魔衣橱》开篇简单明了,四个来伦敦避难的小孩误入衣橱,进入了异世界,展开了一次次的冒险旅程。所以,从某些方面来说,这种写法也是欧美奇幻文学一以贯之的方法而已。

再说《指环王》,作为奠定欧美奇幻文学世界观的作品,故事虽然从居住在夏尔的霍比特人讲起,可原著的开篇却是由一首诗引出,短短的诗句就铺垫出了戒指的数量,中土世界的主要势力和魔戒隐藏的危机。只不过作为古英语的大师,托尔金的诗作,自不是干巴巴的讲述所能比拟。

所以,不论是宏大的开场、巨大的时间跨度、世界观的铺陈,还是大部分欧美作品“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由小渐大,都不能决定影视剧的好坏,手法只是武器,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关键是使用武器的人,能不能物尽其用。最后,决定好坏的还是背后的故事。

[责任编辑:邵晓黎]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
凤凰网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