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锦绣斑斓入丹青


来源:东北网

碾子山区,地处大兴安岭东麓余脉和嫩江平原接壤之处,北靠连绵起伏的群山丘陵,南眺是一览无余的开阔原野,村屯错落,河水蜿蜒,万亩良田一望收。

碾子山区,地处大兴安岭东麓余脉和嫩江平原接壤之处,北靠连绵起伏的群山丘陵,南眺是一览无余的开阔原野,村屯错落,河水蜿蜒,万亩良田一望收。

独特的地貌,也造就了山城人的性格:如山一样的坚韧挺拔,兼有平原般的广阔胸怀。

敖包山地运动赛道。

这独特的地貌,也是旅游观光的好去处。

关于山城的特色旅游,先讲两个运动项目的“新宠”:山地运动赛道和奥悦碾子山国际滑雪场。

敖包岭的山地运动赛道很有创意,是借用了“大唐风电”项目的作业盘山道,再根据山地运动赛道的相关要求,高标准开发建成的。据业内人士介绍,国内其它的山地赛道,多建在高原地区的山脚之下,海拔高度是够了,但视野都被群山遮蔽。而敖包岭这条赛道的独特性,是建在半山腰间,奔跑运动之中,恰好可以看到兴安岭余脉的山峦起伏和四季变化的万千景象。景致美,心情畅,成绩自然也会提高,几场赛事比过,就被全国“田协”和“登协”评为“最具特色、最美山地运动赛道”了。仅三两年间,这条赛道成了热线,山地马拉松赛、山地自行车赛,接连不断,你方唱罢我登场,而且等级也越来越高,在刚刚举办完的2018年山地马拉松赛中,就有近8000名运动员参赛,其踊跃程度和赛程等级都达到了历史之最。

这条赛道的独特性,还在于打造出一条自然与人工相结合的旅游观光带。记得三年前,这条线路刚刚开通的时候,我曾陪同《北方文学》杂志采风团一行来到这里,刚进山口,众人就立刻欢呼雀跃起来。登高而望,风力发电机风轮脚下,都是真山真水好景致,起伏错落,绵延无尽,万千美景入眼来。

据说以敖包岭山头为界,恰好分成第二、第三两个积温带。这两个南北走向的积温带,仅霜期就相差近一周,造物的神奇,形成这一带自然林木色彩缤纷、千变万化,再加上精心打造的油菜花海和万朵向阳葵花丛,以及湿地露营等景观项目,巧妙地适应了季节变化,为游人提供了不尽的赏心悦目好风光。

……

奥悦碾子山国际滑雪场建在兴安山上。兴安山原名大黑山,是整个碾子山区的制高点,其海拔高度恰好达到“山”的标准,也是这一区域可以称之为“低山丘陵”地貌的标志,可谓一“山”独秀。据说滑雪场的开发立项过程,有着许多传奇般的故事,算是历经坎坷,可也正应了那句“好事多磨”的成语,奥悦碾子山国际滑雪场刚刚建成,马上就独领风光了。

对滑雪,我是个纯外行,几次有限的经历,也就是在场边摆臂扭腰,搔首弄姿拍两张照片而已。除了装备是真的,别的全是假的,连索道都没敢上去过。

但这并不妨碍我对滑雪运动的欣赏。冬奥会上,高山滑降、超级大回转、空中技巧等项目,看得那也是如醉如痴、赞叹不已。在山城,我有幸结识了一位滑雪高手,他讲起滑雪的享受非常独到,其中有两句话很震撼人,一句是:滑雪上瘾啊!另一句是:对滑雪爱好者来讲,一年就两季,一个是滑雪的季节,一个是等待滑雪的季节!听完他的这番话,大家都笑了,我脑海中立刻清晰地想象出那份等待的焦灼和滑降时的畅快:从高山之巅冲至山脚之下,是怎样的极速体验?那种全部血脉和肌肉的紧张,在体能和技巧的强力支撑下,竟能转化成全身心的彻底放松,鸟一般的自由飞翔了。

滑雪令人畅快无比,而兴建滑雪场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它解决了困扰小城多年的冬天无运动旅游项目的问题。滑雪运动,搅起小城冬日的沉寂,使这里一年四季都有可圈可点的好去处了。

山地赛道和奥悦滑雪场,这两个运动“新贵”,都和速度与激情有关。一岭一山,隔着碾北公路遥遥相望;一横一纵,在山岭间尽显豪迈:横者穿云破雾,跑出极限和坚韧,纵者飞泻而下,滑出畅快和自由。

碾子山地标石。

说起碾子山,不能不提华安厂。碾子山的历史,简要说是“因山得名,因厂设区”。厂是华安厂,大型军工企业。当年能选址在这里“落脚隆生”,原因固然很多,但肯定与中东铁路有关,更与这里丘陵起伏、又紧傍平原有关。工厂筹建在建国初期,人员来自四面八方,口音汇集南腔北调,一时间打破了这个铁路线上五等小站的平静。又因其建厂标准规格高,规模大,小城原属的行政级别不匹配,就分别从龙江、甘南两县划出部分村屯,重新组建,升格为县级建置。此后多年间,归属几经更迭,名称也几次变化,最终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确定为碾子山区,是齐齐哈尔市所辖的七区中,距离中心城区最远,地理位置最特殊的辖区。

华安厂,当年齐齐哈尔赫赫有名的“八大国营”企业之一,东北老工业基地的缩影,其发展历程令无数产业工人魂牵梦萦。如今,虽褪去建厂初期蒸蒸日上的壮美光环,但仍担当着巩固国防事业的光荣使命。我与华安厂有缘,二十年前曾来过这里,深入车间,遍访员工,是一段挺温馨的经历。此次又有机会进厂,虽只匆匆看了三两处生产现场,但记忆的闸门却已悄然打开,每个角落都有熟悉的往事在脑海中翻腾。

那次采访之后,我曾携众文友来碾子山采风,进厂参观,去内蒙古巴林旅游。记得归来途中,一群兄弟姐妹们抱着野花,穿梭在中东铁路线上缓慢行驶的“绿皮车”的车厢里,引来众乡民诧异的目光。此次再访山城,有位“好事”的当年同行文友,竟寻出几张彼时的合影,传到大家的微信里。那可是一群年轻的面孔啊,一个个生机勃勃,意气风发。20年前过去,算是一个巧合吧。回想起来,心中也是无限感慨了。

近年来,碾子山的军工游也成为当地旅游的特色之一,部分生产车间的开放,试炮基地的别致景观,都很吸引游人的兴致。但毕竟是军工企业,开放的范围有限,令人多少有些遗憾。其实不仅是华安厂,做为重工业城市,齐齐哈尔的工业旅游也有很大的拓展空间。因为唯其特殊,才更具特色,重型企业庞大的生产规模、高端的加工能力,都能让游人眼界大开,激起人们扩展视野和猎奇求新的强烈欲望。如果能在两者之间找寻到合适的切入点,大手笔策划一个全方位的工业游项目,必将为我们这座城市创造出一笔巨大的、有着独特地域优势和魅力的旅游财富。

赛道秋景。

中东铁路的修建,对小城影响巨大。有了这条漫长的百年铁路,才有了碾子山这个景色迷人的五等小站,才有了蛇仙洞巨蛇饮水的惊心动魄的传说,也有了石碾、石磨、石磙等农工用具,以及各具特色标志的景观石,乘上列车,南下北上,星罗棋布地散落于平原大地,飞入寻常百姓家。

碾北公路起点处,是黑龙江省西部大门,和内蒙古自治区交界。这个“大门”的分界线,是民间俗称多年的“金界壕”“边堡”,也就是今天所说的金长城。据考证,金代长城共分四路,其中东北路这一段,北起嫩江西岸,途经齐齐哈尔市的甘南县、龙江县和碾子山区,南至科尔沁草原深处,绵延数千公里。据当地专家介绍,金长城在碾子山这一段,是保存最完好的,并相继考证出丰荣古城、烽燧等金代历史遗迹。碾北公路通车后,区政府又在“省门”处兴建了国内首个以金长城命名的主题文化公园,其主景点婆卢火广场,以金初开国名将、金东北路泰州都统婆卢火将军戎装立马铜像为轴心,以仿金代出土文物和石雕图腾柱为基座四角及周边配置,再现了当年雄关漫道、英雄纵马挥刀的壮烈与豪情。苍茫八百年历史的金长城,见证了边疆少数民族常年征伐、政权数度更迭的战争烽火,也见证了多民族融合的历史进程。如今,它虽然早已失去防御功能,但仍以分界线的形式延续着自己独特的生命力,把那段金戈铁马、壮怀激烈的故事讲给游人听。

碾北公路,起于碾子山,止于北安市,横穿齐齐哈尔所辖区域,也连接大小兴安岭余脉,为周边物资流通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而这条公路在碾子山段,也可视作一条景观带,因为小城所有的历史和传说,几乎都在这条路的两边散落分布着。游人可以边走边欣赏周边景色的季节性变化,也可兴之所至,歇下脚来,走进村屯,保证能寻找到许多意外收获。

中东铁路,碾北公路,雅鲁河水,在同一个大致的纵向坐标中相依相望,相伴而行。而金长城,则以横切的姿态,穿路越河,直抵草原深处。这“三纵一横”的交汇,是小城自然与人文的初始融合点,也是碰撞出无数珍珠般历史故事的源头。

省界金源。

据考古资料所证,早在一亿多年前的旧石器时期,碾子山一带就有人类活动踪迹了,而真正有居民在此地聚集落脚、生产生活,则来自岩石开采。碾子山采石业的发韧,要早于中东铁路的修建,在雅鲁河左岸,紧傍大黑山的一座山峰,盛产优质花岗岩,储藏量极为丰富。早在清朝初期,就有一些石匠陆续来到这里,开山取石,制碾凿磨。到了清末的光绪年间,“龙兴之地”开禁,大量石匠涌入,这里的采石业开始有了规模性发展,并从此形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居民聚落,至今已有120多年历史了。

关于碾子山、蛇仙洞巨蛇传奇、以及中东铁路的修建,最早的文字记载,见于清末民初著名文人魏毓兰所著的《龙城旧闻》一书。书中记载字数并不多,却有极大的信息含量,虽有传说成分,仍可当信史去读。时至今日,这段记载拂去厚厚的历史尘烟,佐证着小城的厚重,对小城历史的来龙去脉具有标志性意义,因而也就显得弥足珍贵。

总之,碾子山是“因山得名”的。遥想当年,那些从河北、山东等地闯关东的汉子们,背井离乡,徒步风雪,千里迢迢,一路北上。在野岭之间,开山凿石,以最繁重的劳作追寻着最朴素的梦想,而那些石碾、石磨、石磙,也带着石匠们炽热的体温,走出深山,走进村落,脱粒、磨米、制浆,为千家万户碾出对美好生活的期望。

一首《咏石磨》诗这样赞道:百凿千刃出山中,咫尺盘旋路万重。同心只系苍生事,留得炊香稻谷风。

近两年,碾子山的采石业“叫停”了。禁止开采,也意味着制碾凿磨这一传统手艺即将消失。短期看,对地方经济是个不小的损失,但从长远着眼,这是对大自然的尊重,更是对子孙后代的负责,对地方政府远大的目光和敢于承担责任的勇气,我们该举双手赞成。

这天午后,我在一处居民小区的路边,与一位宣姓中年汉子攀谈起来。老宣的祖上就是石匠传家,唠起他爷爷当年是怎么从河北走来的,他父亲的手艺是如何高超,二大爷和三大爷如何远走他乡的传奇,谈起来就滔滔不绝,话里话外是满满的工匠的自豪,怀念之情溢于言表。

我们闲谈的时候,老宣正坐在自家门市房前的树阴下乘凉,喝着茶水,啃新烀的苞米,路边一条运河潺潺而过。他住的地方是当年“山东屯”的旧址,经棚户区改造后,如今已是新楼群新小区,旧貌变新颜。老宣本来是子承祖业,开着一家制石工厂,如今虽已停产,日子过得也已衣食无忧,但他对制石业热情不改,并在林荫道边摆放了十几块石碾石磨,很有点特立独行的味道。

这情景也让我突发奇想:如果说到独特,这些石碾、石磨就是小城最具独特性的人文标志了,是几代石匠血汗浇灌出的农业文明之花。应该选一处极宽敞的地段,建成一个观光带,把各种各样、大小不一的石碾石磨亮堂堂地摆放出来。把那些早期开山凿石的“石祖”的名字和代表作品也复制摆放出来。再把那些散落在外的、从碾子山开采出去的景观石、标志石的样品收集整理、制成标本,也一起摆放出来,让这些石制品无声地、也最有说服力地去讲述如何从山中走向平原,再走向千家万户的百年传奇。

停止开采,封山育林,山体植被的恢复,必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待到碾子山满目青山绿水的时候,我们的后代对于开山凿石的概念恐怕只是一个模糊的印象了。而那些石碾石磨却以实物证明着伟大的工匠精神并没有消失,也能更形象地展现出山的坚韧与厚重,和山城人的血性与胸怀。

这,也算是小城文化自信的一部分吧。

油菜花。

碾子山区传统旅游项目也都优势明显。蛇仙洞间,奇石异彩纷呈,旅游设施完善;雅鲁河漂流,水流清澈,安全系数高。佛尔寺香火日隆,山脚下一眼菩提泉水,清洌甘甜,每天清晨都有居民前来,摇橹提篮,如饮琼浆。另外还有声名远播的麦饭石旅游纪念品,雅鲁河水孕育出的“食泉酒美”酒业,都打上浓重的小城特产标签。

坐落在小城城北的重山公园,背靠群山,面朝平原,揽整座城市于怀中,矗立在半山腰处的东北解放纪念碑,记载着近代一段极具传奇色彩的烽火战斗史。重山园,是上天赐予小城居民的厚礼,如今几经修葺整建,山色益佳,已是当地居民和游人最便利的登山消闲之地了。我有缘多次来过小城,蛇仙洞上赏奇石,雅鲁河中任漂流,携友漫登重山园。回归自然的喜悦,地久天长的友情,每次都有温馨的回忆。

任何一件好事情,认定了,坚持去做,必有成果。碾子山的旅游业开展得比较早,仅每年一度的6.28登山节,到今年已举办到第18届了,举20余年之努力不懈抓旅游,小城历届政府功不可没。

为发展旅游业,区领导审时度势,把旅游业提到“旅游立区”的首位战略高度,加大投入和宣传,使传统旅游项目细节渐丰,名气益响,成果丰硕,碾子山区成为了国家4A级旅游景区、首批全国运动休闲特色小镇示范单位、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单位、2017中国体育旅游目的地、2017黑龙江体育旅游精品目的地、齐齐哈尔市第二家国家级森林公园,其中敖包岭山地运动赛道和奥悦碾子山国际滑雪场这两项“新贵”,恰如为山城旅游业插入两只美丽的翅膀,破茧而出,化蛹成蝶了。

……

此次再访碾子山,机缘巧合,我又有幸结识了两位新朋友。我们选在敖包岭入口不远处的一片松林中驻足交谈,形式有点浪漫,但效果确实奇佳。阳光斑驳,松香弥漫,空气清洌如水,我们谈山城的古今,谈旅游业的发展,谈速度与激情、光荣与梦想,谈青山绿水、林荫花海,整整两个多小时,只谈得“火花”碰撞,轻松愉快,竟没有丝毫疲倦感。

松林边,是正在修建中的一条木栈道,曲径通幽。不远处,恰好是连片的油菜花初放,被夕阳染上迷人的金黄色彩。傍晚的游人不多,却不时有声声笑语清晰传来,此时的我,真有些情不自禁了。飞扬的思绪,伴随不息流淌的雅鲁河水,沿着山城历史轨迹上溯、寻觅着,就觉得,这一路所见的好景致,正渐次展开,漫溢出一幅浓墨重彩的大写意画面,酣畅淋漓,锦绣斑斓……

[责任编辑:姜宇晖]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
凤凰网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