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没有口红 姑娘们靠什么行走江湖5000年?


来源:时尚芭莎

从5000多年前到现在,从东方到西方,口红承载并记录了每个年代女星的精神内核,ta是化妆品,但不仅仅是化妆品,ta永远是我化妆台上最不可少的存在。

“我可以穿最便宜的衣服,但是我不能不购买一根新口红。”似乎没有女人能够抵御口红的力量,其实,口红为女性带来的精神力量并不是空穴来风,口红的发展史就仿佛女性力量的崛起史,了解了这段历史,怎么能不爱它?

从大家闺秀、王公贵族到戍边战士

我们自古都用它

中国把唇膏类化妆品称之为口脂或唇脂,汉代《急就篇》中" 脂" 条中解释," 脂谓面脂及唇脂,皆以柔滑腻理也"当时,在朱砂中加入丁香、藿香等香料制作而成的口脂就已出现。而在隋唐,固体口红也已被广泛使用。古人除了追求口红的色泽,还追求口红的香气,以愉悦嗅觉和视觉感官。

马王堆一号汉墓盛放化妆品的双层九子漆奁

沈从文先生在《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一书中曾指出先民尤其是男性先民,已经有意识地装饰自己。其实在历史上的许多时期,男人也会使用口脂。甚至有专门设立“合口脂匠”,让戍守边关的将士也会涂抹口脂,以防唇裂。ta在中国古代是极其重要的存在。而在西方,口红的命运却跌宕起伏得多。

从禁忌到追崇

ta终于熬过了黑暗年代

16世纪的大英帝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对口红的热爱在历史上赫赫有名,传说中她热爱口红到视ta为生命的程度,因为女王相信口红有治愈病痛抵抗死亡的魔力。所以每当生病或心情不好,她都会大量涂抹。有人说,去世的那天,伊丽莎白一世用掉了几乎半英寸长的口红。

而口红的命运却并不是一帆风顺,到了18世纪,英国国会通过法律规定凡是女性用口红香水诱惑男性结婚的,都要受罚。口红,一度被禁止。ta会因此这样的政条而被封杀么?历史学家这样记述当时的社会境况:“虽然道德家、诗人和丈夫们一再攻讦,但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化妆,而且大众的态度也越来越宽容。”希望用禁止口红而压抑女性权益的政府,还是失望了。

好在压抑的时代终将在斗争后逝去,进入20世纪,口红赢来了自己最好的时光。口红再也不意味着“不名誉”、“不道德”,而是和女性解放紧紧联系在了一起。女权运动的领导人物伊丽莎白·凯迪·斯坦顿公开表示过,涂口红是女性的权利,更是解放的标志。在1912年纽约市妇女参政权论者的示威活动中,著名的女性主义者都抹上口红,把口红示为妇女解放的象征。

就在口红的象征意味不断改变的同时,它的制造工艺也日臻完善。娇兰(Guerlain)发明了第一支管状口红,今天我们熟悉的口红样式终于被确定了下来。

Guerlain娇兰发明的第一支管状口红

1915年,第一支带有滑竿装置的口红被发明出来,口红的形态更加完善。30年代的大萧条和接下来的二战里,口红非但没有销声匿迹,反而在这个时期获得了更高的推崇。尤其是战争期间,政府和媒体都鼓励妇女们涂抹着口红进入到工厂或军队,口红成为了给予女性精神力量的产品。

当时一个较大的口红制造商Tangee发起了一场大规模的营销活动“战争、女性、与口红(War,Woman,andLipsticks)”。而美国海军甚至让女兵们学习如何快速完美地化妆,还规定,从军女性的口红颜色必须与她们制服上红色臂章和帽子上红色细绳相搭配。于是化妆品商伊丽莎白·雅顿特地开发了一种名Montezuma的红色用于唇膏生产,专门为女兵鼓舞士气。

二战之后,口红精神已经深入人心,而在其上,承载的是每个时代不同的烙印。口红从一种标志,一个徽章,一类铠甲,一面旗帜重新幻化为女性生活中最常见、最普通的用具。

时代里

ta是独一无二的精神代表

心形唇的“女男孩”

20年代的抗争

20世纪20年代,要指出最当红的女星非“女男孩”克拉拉·鲍莫属,16岁的她孤身闯荡,天赋异禀的她拥有了演戏的机会,而她的母亲却认为演戏无异于卖淫。她甚至差点在睡梦中死在母亲的刀下,余生都备受失眠的苦恼。

对于家人的折磨,她的态度是抗争的。明明生活是如此的不善待她,他还是成为了别人口中“亲切、慷慨”的,成为了厂里永远最受欢迎的女明星,而且永远谦逊。在默片年代,克拉拉的爱心唇获得了众多影迷的喜爱,成为了她独一无二的标志。

坚持的抗争,成就了她的不朽,时至今日,人们也无法忘记她的形象。只有持久的坚持,才能塑造自己的精神,而这样的精神才能累计成为独特的魅力,近100年后的现在,持久的唇色也能为你打造这样的状态。

50年代的性感

如火般耀眼的红唇

20世纪初,红唇的代言人历史人物变成了大明星。当年引领口红热潮,红遍全球的大明星玛丽莲·梦露直至现在也没有被人遗忘。金发碧眼的她拥有着标志性的红唇、梦露就是那个年代里性感的代名词。而她这样形容说:“口红就像时装,它使女人成为真正的女人。”

世人皆沉浸在她的容颜和妩媚之中,而世人也均惋惜她的孤独和红颜薄命,但观众看到的永远是活力四射的她。幼年漂泊的她、寂寞孤苦的她都被关在了性感的皮囊里,玛丽莲·梦露缔造的好莱坞性感神话永远是光芒四射的。

人们很难忘记她的性感红唇,因为那已经成为了她的标志,热烈似火地追求人生,将激情和美艳作为自己的铠甲,挡住悲怆和疼痛。哪怕最后也没有得偿所愿,依旧拥有了绚丽一生。

这样一生坚持的性感,与这样如烈焰炙热的唇色,与Dior迪奥彩妆创意与形象总监Peter Philips所希望表达的精神,跨越时间地一致。Peter 曾说: “我所设计的全新Dior迪奥烈艳蓝金唇膏,能让女性随心选择各种色彩,淋漓尽致展现自我。”

而她优雅

如鲜花绽放

性感代名词是梦露,那么优雅的代名词一定是赫本。“我喜欢修指甲,我喜欢打扮,我喜欢哪怕在闲暇时也涂唇膏穿盛装,我喜欢粉色。我相信快乐的女孩最漂亮。我相信明天的太阳是新的……我相信奇迹的存在。”——奥黛丽·赫本。

提起奥黛丽·赫本,她的美丽和优雅为人们津津乐道,从未褪色。赫本的坚强相比于梦露是不同的,正如她自己所言:我的人生比童话故事还精彩。我也曾遇到困境,但在隧道的那一头,总有一盏灯。

二战打破了她曾经平静的生活,她变得一贫如洗,不得不放弃了芭蕾。生与死,炮火与饥荒,像阴影一样缠绕着赫本的童年。但是,她仿佛是在淤泥中盛开的花,即使在绝望中,她的笑容依然温暖美好。

珊瑚色和粉色唇色就仿佛她的内心。她善良美丽、热爱慈善,她告诉女孩们每天精致地涂上口红是不可或缺的生活态度。赫本一生的挚友纪梵希曾经表示:赫本的美丽,是我旗下任何一个模特都无法比拟的,是她让我看到了服装的新生命。没错,赫本的优雅真的无法轻易被取代。

时尚设计总监Riccardo Tisci的黑色浪漫以及都会时尚设计理念,也与赫本点这份优雅不谋而合。“小羊皮”秉承了这份精神,由黑色压纹小羊皮包裹天鹅绒般的色泽,柔滑细腻的触感,搭配充满着魅力的香气,优雅,就这样由内心抵达双唇,成为这类美的外在表现。

60、70年代

朋克先锋的叛逆精神

在70年代当时的妇女自由运动者推崇天然面孔,而新生的朋克运动先锋则选择紫色和黑色口红来表达叛逆精神。全新的口红颜色开始出现。这和之前女性对口红的理解和选择形成了鲜明对照,口红文化变得更加多元,更加具象。

引领了整个70年代的朋克风潮Vivienne Westwood 一直活跃。直到2015年9月11日,还把一辆装甲车开到了时任首相卡梅伦家门口,抗议政府。从黑暗的年代,走到自由开放的现在,口红成为了无数女性的收藏品,因为每一种口红都是不同的生活态度,每一个色号,都是我面对生活的不同方式。所有的色号都值得你囤积。

从5000多年前到现在,从东方到西方,口红承载并记录了每个年代女星的精神内核,ta是化妆品,但不仅仅是化妆品,它永远是我化妆台上最不可少的存在。

[责任编辑:冯广翔]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
凤凰网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