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SMG开音乐剧演员培训课,为中国音乐剧产业人才库蓄水


来源:澎湃新闻网

音乐剧在近几年的上海大热,不管是原创音乐剧还是中文版音乐剧,每年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长。

音乐剧在近几年的上海大热,不管是原创音乐剧还是中文版音乐剧,每年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长。

然而,作为一部剧目成功的关键,制作方往往在选角上遭遇“滑铁卢”,难寻唱、跳、演俱佳的音乐剧演员。为此,上海文广演艺集团(SMG)联手伦敦艺术教育学校(ArtsEd)推出“伦敦西区明星音乐剧课程”,尝试以职业化要求培养演艺人才,弥补演艺人才现状和行业需求之间的落差。

20天的高强度唱跳演集训,160小时的挥汗如雨,7月20日,13名音乐剧演员完成了20天集训,从声乐、舞蹈、表演等方面向公众展示了集训成果。

唱、跳、演训练不偏科

结业课程成果展示

来自经典音乐剧《摩登米莉》的一曲“Thoroughly Modern Millie”,作为开场曲拉开了成果展示的序幕。

紧接着,出演过原版音乐剧《猫》的Heather作为编舞老师,带领学员展示了音乐剧爵士训练;声乐指导Phillip详述了声乐训练体系;担纲过全球巡演版《悲惨世界》音乐总监的Peter,带领学员展示了合唱训练;课程总监Lorna则详细阐述了整个课程的理念。

没有华丽的服饰,没有精致的舞美设计,当观众把注意力集中在演员的歌声、舞蹈、演技上,会发现音乐剧如此考验演员的综合实力。

参与培训的学员都不是业界“小白”,而是有相当基础。除了科班出身的音乐剧系学生,在不少音乐剧里露过面的演员,甚至一些高校老师也报名参与了课程体验。

不少学员表示,唱、跳、演在国内仍是作为独立的个体进行教学,一定程度上会造成“偏科”,来自伦敦西区的老师虽然各有职责,但擅长将唱、跳、演融会贯通,呈现出完整的音乐剧作品。

“课程浓缩在20天时间里,每天学到的东西都向你扑面而来。”学员杜婷婷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演过《上海滩》《因为爱所以爱》等音乐剧,每天高强度训练8个小时,她感觉累,但累得开心,“每天的精神都处于非常嗨的状态。”

舞蹈是她自觉进步最大的一块,“以前是怎么感觉好就怎么跳,这一趟学下来,我知道了核心力量(躯干)的重要性,跳舞时不注意就很散,不好看,也没有力量的延伸。”

声乐方面,她以前就觉得一首歌就是一个风格、一种唱法,通过学习,才发现每一句其实都可以有不同的唱法。更让她惊喜的是今年新增的音乐剧创作及教学等内容,不仅拓宽了学员的职业方向,也让她们近距离了解了导演、编舞、声乐指导在音乐剧制作过程中扮演的角色。

来自伦敦的授课老师

为音乐剧产业人才库蓄水

早在“伦敦西区明星音乐剧课程”2017年第一次开课,SMG市场总监赵晨琳就全程跟过学员培训,从第一天进班到最后一天汇演,学员们脱胎换骨的变化,让她惊讶。

“第一批学员结业时表演了一段中文版《猫》,大家的专注力、气场、能力的进步非常明显,是肉眼可见的突变。”

赵晨琳坦言,SMG之所以与音乐剧大师安德鲁·劳埃德·韦伯的真正好集团及他担任主席的伦敦艺术教育学校启动演艺人才培训计划,最直接的原因就在于制作方挑选演员的痛苦。

“每年3月开始,同时会有四五个剧组选演员,最后大家都会碰到的问题是:主角选来选去就那几个人,男主角、女主角就那几张脸,因为你找不到唱、跳、演包括形象都能达到这个级别的演员。除了主角,群演也很难选,有时候主角OK了,但是群演把戏的质量一下就拉下来了。整体演员的选拔就是人不够。”

好演员为什么这么缺?赵晨琳观察,音乐剧科班毕业生最后能留在音乐剧行业的人,少之又少,“他临时找一部戏可以,但他没有一个连贯的、可以靠演音乐剧来养活自己的渠道。这就导致留下来的好演员越来越少,进而限制了音乐剧质量,导致制作方做中文版或原创音乐剧非常困难,大家不太愿意做,或者做出来的戏质量不够,就留不住观众,最后变成非良性的循环。”

今年6月,SMG与英国真正好集团发布了“魅影中国计划”——未来五年,双方将启动英文版《剧院魅影》的中国巡演,同时,制作中文版《剧院魅影》,并以电视选秀的方式寻找中国版“魅影”。

做中文版《剧院魅影》,SMG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演员从哪里找,“魅影”这一高难度角色中国演员能否顺利拿下?2019年2月,SMG还将引进英文版《摇滚学校》,这个项目未来也考虑做中文版,能上台演奏乐器、又唱又跳的小孩又去哪找?

“我们的需求是倒推的,因为我要做这些戏,所以我必须要这些演员,想要有足够的演员,就必须从现在开始培养。”

赵晨琳认为,中国音乐剧演员目前最需要解决的是唱的问题,跳和演等短板在排练厅还能补回来,而唱是最需要时间来磨的。做中文版《猫》时他们也发现,中国演员的体能整体薄弱,制作方当时不得不加开2周的体能训练,才让演员自如应对《猫》高负荷的体能需求。

“专业的音乐剧演员按理不需要这些额外培训,但国内的学院派教育和舞台实际需求之间存在脱节,这个脱节,我们希望通过和伦敦艺术教育学校合作逐渐补上。” 

在英国,伦敦艺术教育学校以培养职业演员闻名,演员毕业以后基本直送伦敦西区、百老汇,同时被授予面试技巧——如何面对镜头,面试时要穿什么,准备什么样的歌适合自己,“他们是专门为舞台输送演员的,知道舞台需要什么,这恰好是我们欠缺的。”

结业课程成果展示

结业课程成果展示

2017年-2018年,“伦敦西区明星音乐剧课程”在上海连开两届,参与培训的学员都是“准专业”人才,即都有一定专业能力,而非白纸一张。

“如果水准差异太大,老师怎么办,他是只顾你一个人还是顾全班?所以最好大家的水准差不多。我们做的是最后那一步,而不是从零到有。”

赵晨琳说,“伦敦西区明星音乐剧课程”的目标就是培养职业化的音乐剧演艺人才,为中国音乐剧产业人才库蓄水蓄力。学员培养出来后,SMG将把他们纳入人才数据库,有机会参与SMG Live今后各类剧目的制作。

未来,SMG还计划将“伦敦西区明星音乐剧课程”往学制教育的方向开发,或将落地上海戏剧学院。

[责任编辑:孙佳鑫]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
凤凰网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