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桦南县80岁“愚公”盛春德 每天凌晨出发义务修路55载


来源:生活报

古有愚公挖走门前大山,如今在我省桦南县闫家镇大张家村,盛春德老人用55年的时间义务修路垫道, “路就是给人走的,不管是什么路都要能通行。”

古有愚公挖走门前大山,如今在我省桦南县闫家镇大张家村,盛春德老人用55年的时间义务修路垫道, “路就是给人走的,不管是什么路都要能通行。”正是这种愚公精神,让盛大爷不管刮风下雨还是严寒酷暑,每天不停歇。据不完全统计,从1963年至今,盛大爷每天拉土近2立方米,每天往返平均近10公里。55年中,他步行20余万公里,运送土方4万余立方米,清理冰雪数万立方米。

 

路不平车晃掉粮食他产生义务修路念头

盛春德1938年出生,25岁时随父母来到桦南县闫家镇大张家村安家落户,一生务农。

6月29日一大早,盛大爷推着独轮小车上路了,今天的目标是大张家村至大吴家村的村村通公路。前几天下雨,路上肯定会出现水坑。

据老人回忆,他最早产生修路的想法是在1963年。秋收季节,由于路况不好,运粮车辆左摇右晃总会撒落粮食,盛春德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这时,他萌生出义务修路的想法。从此,一辆独轮小车、一把锹、一把镐成为盛春德的全部装备,他在大张家村方圆15公里的公路上,一干就是55年。

刚开始,盛春德要忙种地,只能顺带修路。后来,他把全部精力投入其中。每天挥锹抡镐,取土、运土、运石头,他一点点将坑洼路填平。

哪的路坏了就奔哪去他一天最远走出十多公里

盛春德老人身材瘦小,他一边干活一边向记者介绍说,修路这么多年,什么地方容易被压坏,什么地方垫了多少次,他了如指掌。

据老人的侄子盛乃春讲,老爷子每天的时间都围绕修路安排,每天下午3点上床睡觉,后半夜一两点钟起床,吃点饭就出发,赶到时正是晨光初照,车也比较少。 “他修路的范围不限于家门口,一般是什么地方路坏了他就到哪修,最远的一天能走出十多公里,有时一条路运土卸土反反复复可以走上好几个来回。”

独轮车是老人运土和砂石的工具,公路上的坑洼路就是靠着这个小车,一车车地运土垫平的。 “你看,这些修路用的旧锹旧铲都是从废品站买回来的,等用得实在不能再用了再卖回去。”盛乃春说,光是锹老人每年就得用掉十几把。

每次大雨过后他还要给涵洞清淤泥

每逢雨季,农村的涵洞经常被淤泥堵住,于是,盛春德的工作又多了一样— —给涵洞清淤。身材矮小的他每次跳下涵洞都得担着风险,清理完一个涵洞常常需要一整天。据村民滕立伟讲,没修水泥路之前,闫家镇小张家村北出口的小桥是水泥涵管砌成的,每次下完大雨,盛大爷都要守在这里,清杂物、清淤泥,保证村民和车辆的正常通行。

“1998年,连续多日的降雨,他却非要出去,担心村口的路禁受不起。”盛乃春说,那天早上5点多,老人等不及雨停,就披着雨衣扛着铁锹急匆匆地赶到村口,远远地看到有几台车和一些打伞的学生堵在那里,路面已经过水,留下了很多枯枝杂草和淤泥,没人愿意冒险到淤泥里清理杂物。老人啥也没说,闷着头就干起来,半个钟头工夫就将这段路面清理干净。然后,盛春德用了三天三夜的时间,将周边的7座过水桥涵全部清理干净。

别人都在庆祝新年他凌晨已奋战在村路上

2011年2月4日,大年初二,天空下起鹅毛大雪。大家都沉浸在新年的欢乐气氛中,盛春德凌晨两点却已经奋战在路上。这条路比较窄,下雪后常常堵车,盛春德日夜奋战在这里,每隔30米就挖一个错车位子,最终他苦干3天挖了6个车位,过往司机和路人都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村里做豆腐的张师傅说,当时盛春德用土垫路防滑,相中了自己家的煤渣子。 “我起早是为了做豆腐赚钱,而盛春德起早是为了给大家修路,我家的大门永远为他敞开!”慢慢地,盛大爷默默付出的愚公精神感动了所有人。为了回报他的无私奉献,当地政府为他硬化了庭院,给他修了门前路。去年,佳木斯市委文明办组织拍摄了以盛春德为原型的微电影《心路》,今年5月份开始连续9天在佳木斯市10个县(市)区巡演,同时,在中央文明网进行展播。 “其实修路这点事挺简单,谁都能干,年轻人没时间,这件事就交给我了。”盛大爷说。

[责任编辑:梁帅]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
凤凰网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