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为什么你买不到《舌尖3》的黑大酸菜 每年100吨产量被谁消费了?


来源:新晚报

《舌尖上的中国3》播出后的第二天,刚刚当了妈妈的2017 届化学院博士生隋朝托妹妹帮她快递几袋“黑大酸菜”,远在大连的2006级机电工程学院学生张锁金也在网上寻找买酸菜的途径。

原标题:为什么你买不到《舌尖3》的黑大酸菜每年100吨产量被谁消费了?

《舌尖上的中国3》播出后的第二天,刚刚当了妈妈的2017 届化学院博士生隋朝托妹妹帮她快递几袋“黑大酸菜”,远在大连的2006级机电工程学院学生张锁金也在网上寻找买酸菜的途径。在“红房子”“总务处食堂”等地标变成历史,旧日恋人最后沦为朋友的时候,“黑大酸菜”成了众人维系与母校关联的纽带。是否通过《舌尖3》成为“网红”并不重要,“黑大酸菜”仍然只是几代黑大人记忆中的味道和情怀。

在任时一手推动了“黑大酸菜”的诞生,按理说,曾经的黑大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平文祥对“黑大酸菜”最有发言权,但这位低调的老人更愿意把光环让给弟子,“具体的事儿都是葛菁萍和凌宏志两位老师做的,让他们来吧!”在实验室,面对各路记者的长枪短炮,39岁的副教授凌宏志又化身成了黑大酸菜的代言人,举着产品做造型,时而还要配合镜头吃上几口。一旁的研究生们有些忍俊不禁,突然走红让他们还有些不适应。成了主角的凌宏志仍然觉得“当演员真累”,微生物实验室主任葛菁萍教授告诉记者,“凌老师比较实在,舌尖3来的时候,最后一组拍吃的镜头,荷兰摄影师拍了很多条才过,为了配合拍摄,凌老师把自己撑够呛。”《舌尖3》摄制组去年4月来到哈尔滨,起初是奔着锅包肉来的,机缘巧合下知道了黑大酸菜。经过踩点和联系,摄制组从7月到11月三次到访黑大才拍齐了镜头。

凌老师用“不臭”这个词让大家重新认识酸菜。凌老师说,这样腌制出的酸菜不仅不含亚硝酸盐,还生成多种对人体有益的物质, 但这同时也对环境有着严苛的要求,生产车间里所有的工序都需要无菌操作,所以生产出的酸菜不需要清洗,可以直接食用。

不止是这些年轻的硕士生,两位老师对突然走红也有些不适应。做研究的学者和普通人完全是不同的世界观,他们既会为抢了锅包肉的风头有些不好意思,同样又并不在意《舌尖3》的光环。在他们眼中,黑大酸菜获得两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早就受到了业界的认可,并不是《舌尖3》带火的。但他们很快感受到了媒介传播的力量,播出后,凌老师的电话几乎被打爆,实验室里的硕士生也成了记者们追逐的对象。在葛菁萍看来,如今的黑大酸菜的确和20年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起初只是为了研究传统腌酱食品的改造,师生们还要跑到居民楼楼道里酸菜缸“偷”样本。硕士生博士生们也对自己的专业产生了怀疑:“我考到黑大难道是来学腌酸菜的?”。作为一个地道的哈尔滨姑娘,硕士生那金也曾有过这样的想法,参与项目后,她才明白大家是在“研制”而非单纯地“腌制”,没有防腐剂的黑大酸菜可以保存近12个月,实验室培育的L 乳酸不同于市面上酸奶里的D乳酸菌,能够做到更好地让人体吸收。慢慢地,学生明白了自己腌的酸菜是有多高大上。

开播前,有关黑大酸菜的推送已经刷爆了黑大人的朋友圈,已经考入天津大学的杜仁鹏写道:硕士三年,腌了好多缸酸菜,从之前一口不吃,到现在吃不到就想,小小的酸菜让我走到今天,怀念与酸菜奋战的日日夜夜。在杜仁鹏的大学生活里,酸菜不仅是他的论文课题,也帮他敲开了名校的大门。和杜仁鹏一样,很多人的生活里已经离不开黑大酸菜,“前几天和朋友在家里涮锅子,羊肉没吃多少,酸菜吃了三袋。”凌宏志说。上了《舌尖3》之前,黑大酸菜只活跃在黑大人的朋友圈,火了之后,短期之内这样的局面也不会改变。销路不是问题,问题是产量。早些年黑大酸菜与齐齐哈尔一家企业合作,这家企业已逐渐淡出酸菜市场,现在黑大与天顺源食品进行合作,每年的产量在100吨左右。但这些黑大酸菜在市面上很难买到,100吨的酸菜成品至少需要400吨的白菜,这也决定了黑大酸菜每年只能有国庆节一个腌制期。但凌宏志、葛菁萍和学生并不在意酸菜卖得好不好,他们只关心实验室里的成果。葛菁萍说,“我们不是卖酸菜的。”或许在他们的眼中,他们只是“L乳酸菌”的搬运工。

不过,自然会有人在关心营销的问题,正在读大三的广告专业学生冯艺运营着一个微信公众号,这个微信号卖黑大酸菜已经三年的时间了,“起初只是为了增加流量和粉丝,因为有很多毕业生和在校生都想买黑大酸菜,但网上买不到。”在黑大周边,还有好几家经销黑大酸菜的渠道,其中最大一家销量每年可以达到1万箱以上,这家的负责人朱女士介绍,这些酸菜每年很容易被客户消化,买的人遍布全国各地,基本上都是和黑大有关的人,黑大的老师和学生也会买来送人。如果没有《舌尖3》的播出,很多人其实并不知道黑大酸菜的特色在于“无防腐剂”,甚至也不了解“L乳酸菌”。远隔千里还要费事买上几袋酸菜,其实他们看中的不是酸菜,而是“黑大”两个字。

目前,凌老师和实验室的老师同学正在对新的菌群进行研究,“高科技”含量的酸黄瓜也有望在今年9月投入市场,“我最大的愿望是让我们的科研成果走进大家的生活。”(新晚报记者商鼎哈尔滨日报记者王越/ 文刘洋/ 摄)

[责任编辑:梁帅]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
凤凰网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