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双节将至 在外打拼的龙江人:难忘那年饭香月正圆


来源:生活报

双节前夕,记者采访了一些在外打拼的黑龙江人,家乡已成了他们心底最柔软的一个地方,而家乡的味道,则是梦里永远挥之不去的味道。

国庆节中秋节双节将至,“游子当归、合家团聚”是每个远在他乡的打工者共同的心愿。但为了生活,仍有不少人不得不在异乡打拼。双节前夕,记者采访了一些在外打拼的黑龙江人,家乡已成了他们心底最柔软的一个地方,而家乡的味道,则是梦里永远挥之不去的味道。

只要一回哈尔滨就约儿时伙伴撸串儿

吴敬(生于1977年)

离家15年

家乡:哈尔滨

职业:律师工作

地点:北京

“今年‘十一’回不了哈尔滨,挺遗憾的,我们一家三口火车票都买了,可是5岁的女儿突然发烧,妻子要加班,我只得把火车票退了。” 27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吴敬有些遗憾地说道。

在哈尔滨出生长大的吴敬,在家乡读完大学后, 2002年和爱人一起去日本留学, 2008年奥运会前夕,他们回国来到北京买房定居。爱人在外企工作,吴敬则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做律师。两人都是独生子女, 2012年女儿出生后,岳母去北京和他们同住,帮他们带孩子,吴敬的父母仍留在哈尔滨生活。这次,听说儿子一家三口没法回哈尔滨过节,他们已经张罗着订去北京的火车票了。

拥有了北京户口,有房有车,但吴敬说自己还是对哈尔滨感情更深,“那是我成长的地方,有着一切美好的回忆。而北京是我工作的地方,大家都为生活奔波。”“在哈尔滨没有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还解决不了就两顿。”这句家乡人的戏言,对吴敬来说却是实实在在的感受。一提到家乡的味道,吴敬最想念的就是烧烤。“刚烤好的肉串还滋滋作响,诱人的香味扑鼻而来,外焦里嫩、酥软多汁的各种串儿一下子就征服胃蕾,要是约上三五好友,喝着爽口的啤酒,一边吃喝一边谈天说地,那实在是太惬意了,而在异地你永远找不到这样的感觉。”吴敬说只要一回到哈尔滨,他一定会约上儿时的伙伴去撸串儿。

最馋家乡油豆角托各种人背到上海

刘一莹(生于1982年)

离家13年

家乡:庆安

职业:服装设计师

工作地点:上海

刘一莹的工作真的很忙,本来生活报记者和她约好下班后晚上6点进行电话采访,结果,晚上8点她才有时间和记者联系,而且是在回家的地铁上她才有时间和记者聊起异地的生活。

刘一莹2004年从黑龙江的一所大学毕业后就去了上海工作,如今已在那里生活了13年。服装设计师的工作很忙碌,加班也是家常便饭,在异乡的刘一莹忙到没时间谈恋爱。

2013年,父母卖掉家乡的房子,去了上海,刘一莹在上海周边贷款买了房子,虽然每天要坐两个小时的地铁上下班,但父母的到来,让她终于又有了家的感觉。

前段时间, 85岁的奶奶生病了,父母回老家照顾老人。刘一莹说,因为节日要加班,她没法回老家,这个中秋节她只能独自在上海过了。

采访中,刘一莹说:“十几年的异乡生活,我已习惯了上海的快节奏生活,但没有上海人内心的优越感。异乡的生活,感触最深的就是时间过得太快,每天都很忙,忙到来不及感受自己的内心。”她有些无奈地说道。

说起家乡的美食,刘一莹对家乡的油豆角念念不忘。“油豆角是自家小院种的,想吃的时候就去摘。做菜的时候,妈妈总是先将油豆角在热油锅里翻炒,待豆角的颜色变为鲜绿色后,再放入土豆、排骨,加适量汤煨炖,不一会儿,满屋就都是香味,那油豆角更是要多香有多香,想想都要流口水了。”刘一莹说在上海根本买不到家乡的豆角。每次回老家,都会托人买十几斤的豆角,然后从东北背回上海,同学朋友来上海玩,她也要他们帮忙带油豆角,她早已把家乡普通的豆角视若珍馐美馔。

尝遍外国米还是惦记东北的米香

周克柱(生于1975年)

离家13年

家乡:鹤岗

职业:外经贸销售人员

工作地点:非洲尼日利亚

生于1975年“五一”劳动节的周克柱说自己注定劳碌。2004年,他工作的一家外经贸公司派他去非洲开拓市场,在非洲一待就是十三年。他的父母在鹤岗居住,哥哥在佳木斯成家立业了,而爱人和两个孩子则在天津生活。“现在的情况好多了,有微信可以和家人视频聊天。而且每年孩子放暑假和春节期间,我都会回国。刚到非洲时,我两三年才能回趟家,那时候是真想家呀!”周克柱说。

周克柱说他已经在非洲过了十三个中秋节,常想起家乡的美食,肉炒木耳,小鸡炖蘑菇……可他最想吃的还是家乡的大米。“非洲本地也产大米,但产量少而且不好吃。进口大米也都是泰国、越南的,大米价格是国内价格的两到三倍,而且味道差远了。黑龙江的大米,没煮的时候就粒粒晶莹,煮出来气味醇香,在家时,就是没菜我也能吃两三碗,可在这儿,根本尝不到那么好吃的大米。”

[责任编辑:梁帅]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
凤凰网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